《血色浪漫》第一章(3)

读书笔记 - 七月 9, 2006 - 来源:单点日志 - No Comments -

都梁
连载:血色浪漫 出版社: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:都梁
王主任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语重心长地训诫着:”你们都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,党和人民 并 没有抛弃你们,希望你们能和自己的走资派老子划清界限,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,敦 促你们的父亲彻底交待自己的反党罪行,要让他们明白,党和人民对他们实行隔离审查,是 对他们的挽救,咦?钟跃民,你怎么站着呢?一个肩膀高,一个肩膀低,整个身子成三道弯 儿,一条腿还晃着,你摆出这副流里流气的样子给谁看呢?”


郑桐一听顿时就把刚才的事忘了∶”我操,这机会可不能错过,咱们星期五晚上就去排队 吧,等到了星期六早晨再去买票黄瓜菜都凉了”。
  袁军摩拳擦掌地说:”跃民,这回有热闹看了,我估计天桥剧场卖票那天,全城的玩主都 得来,咱们得多去点儿人,还得带上家伙。”
钟跃民点点头:”我把李奎勇叫来,那小子打架是把好手。”
  袁军说∶”又是那个李奎勇,你找他来也不觉着丢份儿?”
  钟跃民有些不悦∶”袁军,论打架你差得远了,李奎勇从小就练摔跤,举石锁,出手又快 又黑,要说单打独斗,咱们这里没人是他对手。”
  袁军对钟跃民赞赏李奎勇颇不以为然,嘟哝着:”狗屁,会摔跤有什么用?他能扛住菜刀 么?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。”
  钟跃民拉下脸∶”怎么着?要不你先跟我练练?”
  袁军这才不吭声了。
  当年钟跃民随父亲从南京调入北京工作,由于是半途插班,一些专收干部子弟的小学制度 较 严,无法安插,只好暂时把钟跃民安插到一所普通小学,在这里钟跃民认识了李奎勇,他俩 在一个班里上了半个学期课,两人成了朋友。李奎勇的父亲是蹬三轮儿车的,他家的孩子多 ,家境贫寒。李奎勇从小就练摔跤,举石锁,在学校里打架不要命,没人敢惹。那时的钟跃 民还不象现在这样胆大包天,对李奎勇的摔跤功夫佩服得五体投地,四年级的第二个学期钟 跃民就转学到了育英学校,不过,他和李奎勇一直保持着来往。
  上一场雪还没有化尽,新雪又开始零零星星地飘落,风刮得很紧,好端端的大白天刮得跟 黄 昏似的,风夹着雪粒打在人脸上生疼。钟跃民、袁军、郑桐竖起大衣领子挡着脸,低着头顶 着风去看望他们被隔离审查的父亲。
  探视之前,照例要先接受革委会主任王占英的训话。王占英文革以前是个科长,是部里笫 一 个起来造反的干部,此人还算正派,就是观点太激进,他真诚地认为钟跃民等人的父亲罪大 恶极,枪毙了他们都不过份。至于钟跃民、袁军、郑桐等人,是属于上梁不正下梁歪,老子 是走资派,儿子们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小流氓。
  王主任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语重心长地训诫着:”你们都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,党和人民 并 没有抛弃你们,希望你们能和自己的走资派老子划清界限,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,敦 促你们的父亲彻底交待自己的反党罪行,要让他们明白,党和人民对他们实行隔离审查,是 对他们的挽救,咦?钟跃民,你怎么站着呢?一个肩膀高,一个肩膀低,整个身子成三道弯 儿,一条腿还晃着,你摆出这副流里流气的样子给谁看呢?”
  钟跃民显得很委屈∶”王主任,您冤枉我了,我出生的时候就一腿长一腿短,就因为这点 儿 生理缺陷,袁军他们老欺负我,给我起个外号叫地不平,您说我招谁惹谁了?我长成这样又 不是我的错误,干嘛老欺负我们残疾人……”
  袁军一脸坏笑地说∶”王主任,您可千万别信这小子的,我太了解钟跃民啦,他身上那点 儿 零件都是可长可短,上次在澡堂洗澡,他把两腿一叉,两条胳膊一伸,还问我,猜吧,这是 什么字?我说这还用猜?这是大呀,您猜他说什么?他愣说是太字,我说为什么是太呢,他 说你没看见我那儿还有一个点儿呢?我再一看,可不是,他两腿之间还真有个点儿,刚才我 没留神,所以我给看成大了,谁知就这么会儿功夫他那儿忽然直了,于是就成了太,我说, 要是那东西也算,那我也会,我一个立正,就成了卜字……”
  郑桐连忙插话∶”我证明,钟跃民的确是两条腿不一边齐,我们班有个同学还给他写过一 首 诗呢,是这么写的,远看金鸡独立,近看骏马缺蹄,跑似风摆荷叶,躺在炕上不一边齐。”
  钟跃民笑道∶”郑桐,你丫就挤兑我吧,我操你大爷……”
  王主任一拍桌子∶”住嘴,说你们是小流氓我看一点儿没冤枉你们,年纪轻轻的,怎么就 学得这么坏?咱们这大院有不少’可以教育好的子女’,怎么人家就不象你们这么坏?”
  钟跃民说:”王主任,您说我们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,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,我爸是走 资派,所以我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?”
  王主任挠了挠头,不知他这么说是何意,只好说:”这么理解是可以的,毛主席是这样说 的,不要叫他们黑帮子女,应该叫’可以教育好的子女’。”
  钟跃民一听主任上了套,立刻来了劲儿,振振有词地说:”那您是革委会主任,您的孩子 该 怎么称乎?显然是和我们有区别的,’可以教育好的子女’的反义词应该是’不可以教育好 的子女’,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?”
  王主任火了,他把桌子一拍,厉声喝道:”钟跃民,你不要胡搅蛮缠,再胡闹我就取消你 今天的探视资格。”
  王主任确实小看了他们了,这几个小子一肚子坏水,而且配合默契。钟跃民激怒了王主任 , 袁军便忙着打岔,以分散王主任的注意力∶”主任,我们每月发的十五元生活费太少,党和 人民能不能再给我们增加点儿?上个月还不到二十号,我就没钱吃饭了,全靠着东要点儿, 西蹭点儿过来的,我还去饭馆拣过人家吃剩的东西,您瞧我这脸色,是不是发绿?这是饿的 ,老这么下去也给咱社会主义祖国脸上抹黑呀,您说是不是?”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
《《血色浪漫》第一章(3)》由单点日志原创提供!
转载请注明:http://spoint.babyshoot.cn/archives/2006/07/3.html

No Comments│赶紧发话! »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。
8